首页 资讯 要闻 关注 行业 图片 视频

综合

旗下栏目: 商讯中国

歙县男子因精神问题被家人用铁链锁屋里 一关就是25年

来源:新媒体信息中心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31
摘要:原标题:歙县男子因精神问题被家人用铁链锁在屋里一关就是25年在歙县岔口镇周家村凤翔坦村民组一栋破旧的二层小楼里,现年45岁的吴小建因精神问题,被家人用铁链锁住关了起来。 这一关就是25年。担心吴小建发......

在歙县岔口镇周家村凤翔坦村民组一栋破旧的二层小楼里,现年45岁的吴小建因精神问题,被家人用铁链锁住关了起来。 这一关就是25年。担心吴小建发病伤人,姐姐每周隔着门缝送来吃的喝的。姐姐如今年过半百,她担心自己老去,弟弟无人照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近日前往歙县调查了解。

【记者寻访】

破旧小楼鲜有人至

12月19日,记者驱车赶赴岔口镇周家村凤翔坦村民组。到了村子,记者打听吴小建的家。一位热心村民领着记者前往。走到一栋破旧的二层小楼前,村民指了指:“就这儿了,吴小建就在里面。”

歙县男子因精神问题被家人用铁链锁屋里 一关就是25年

吴小建就关在这栋小楼里。

由于地势低洼,阳光照射不到,房子四周有些阴冷。记者注意到,门前地上长满青苔,似乎这里是一处常年无人居住的房子。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平常除了吴小建的姐姐每周来送点吃的喝的,一般人不到这里来。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子虽然还活着,可就像不存在一样。

村民们向记者讲述了这些年发生在吴小建身上的事。几位老人说,他们是看着吴小建长大的,当年他也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发疯”。在他20岁那年,父亲吴天正将其锁住关了起来。

村里帮忙申请补助

凤翔坦村民组书记吴元淦告诉记者,当时吴天正一家也想着法子带吴小建看病。“去屯溪看过,可病情并没有什么好转。”鉴于他家情况特殊,村里为吴小建申请了“五保”补助。

透过大门缝,记者看到堂屋里有一些破旧的家具,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尘,一侧是厨房,一只空碗生了绿苔。“吴小建,吴小建……”村民吴老汉拍着大门喊道,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

“这屋子已经一个多月没动静了。”吴老汉不安地说,有时深夜,屋子里会传出吴小建的哈哈大笑声,有时他还会高声唱歌。在没有动静的日子里,老人们心里都悬着,生怕屋里的人会在沉寂中出意外。

村民牵挂男子安危

一位热心村民搬来梯子。记者爬到屋檐下一个洞口前,拿掉堵塞的衣服,看到昏暗的屋子里,除了床,几乎没有其他家具。一根粗大的链子从屋顶一直垂到床边。“你要小心,防止误伤到你。”梯子下方一位村民提醒。

当记者说没有在屋里看到人影时,村民们急了。一位村民拿来探照灯,爬上梯子四处查看。“怪了,他能去哪里?他不是用链子锁着吗?”村民寻找了十几分钟,脸上露出喜色:“原来他藏在被子里。”

记者再次爬上梯子,通过探照灯的灯光查看屋子里。十几分钟后,被子突然动了一下。原来,吴小建缩成一小团蜷在被子里。他如果不动,外人还以为是一条叠好的豆腐块被子。记者注意到,垂下的铁链正是用来锁住吴小建的。发现吴小建安然无恙,村民们松了一口气。

【家人诉说】

打工回来彻底变了

离开凤翔坦村民组,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赶回歙县。在县城一处居民房里,记者见到了吴小建的姐姐吴大姐。50多岁的吴大姐头发已经全白,神色憔悴,正在家里串工艺品,串1个工艺品,能挣1毛钱。“一天忙下来,能挣到10块钱。”吴大姐说。

歙县男子因精神问题被家人用铁链锁屋里 一关就是25年

吴大姐在接受记者采访

在她旁边,80多岁的吴天正刚刚输液回来。老人患有糖尿病,不能干重活,只能无奈看着女儿忙碌。“我和老伴、他(吴小建)姐姐,为了小建基本上荒废了一切。”吴天正含着泪说,“自从把孩子关在家里,一家人已经25年没有在家里住过,四处漂着。”

吴大姐接过父亲的话头,拿出弟弟生病前后的两张照片。前一张照片,吴小建眉清目秀,自信开朗;而后一张照片里,他蓬头垢面,眼神充满敌意。“我弟弟以前有文化,也很聪明,初中毕业后还做过一段时间裁缝。”吴大姐说,25年前,弟弟外出到上海打工,临行前对她说:“今年我肯定给你带个弟媳妇回来看看。”可是不久后,吴小建回到家,却像变了一个人。

不听劝阻伤害家人

“他闷闷不乐,一直说有人要害他,而且一遍又一遍写一个女孩的名字。名字后面不断写着‘我爱你我爱你……’”吴大姐说,家里人无论怎么劝,弟弟始终在做这一动作,渐渐弟弟不再穿衣服,一旦跑出去,就会四处惹事。

“有一天,他终于爆发了,拿着斧头追我父亲。我父亲吓得跑到山里躲起来。他找不到父亲,一把火烧了家里。”回想过去,吴大姐仍心痛万分。

吴大姐和母亲去服侍生病的弟弟,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吴大姐说,看着弟弟出门就闯祸,一家人商量了好久,忍痛用铁链把弟弟拴了起来。“为这事,我们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一想起来就难受。”

姐姐打工养活弟弟

自从儿子被关起来后,吴天正和妻子再也不愿回到那个家。

吴大姐说,母亲受不了弟弟的变化,有一天突然从二楼坠下,不幸去世。“后来我有了小孙子。为了孙子上学,我们一家人贷款在歙县买了房子。这才住到歙县。”吴大姐抹着眼泪说,为了养活弟弟,她做起了工艺活,每个月挣几百元钱,作为弟弟生活费。

即便如此,吴大姐还是不愿放弃弟弟。“只要我有一口饭,就不会让弟弟饿死。”吴大姐说,现在她和父亲都在担心,等他们以后老去了,弟弟该怎么办?

中广网
首页 | 资讯 | 要闻 | 关注 | 行业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