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剧作家刘和平:文艺是服务大众的,要担起社会责任

2018-09-11 17:42 来源: 编辑:

核心提示

刘和平: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中国广播电视联合会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代表作有《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多次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金鹰奖最佳编剧奖等奖项。被评为“中华文化人物

剧作家刘和平:文艺是服务大众的,要担起社会责任

刘和平: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中国广播电视联合会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代表作有《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多次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金鹰奖最佳编剧奖等奖项。被评为“中华文化人物”。

改革开放带来了文化转型,每个人都要遭遇这种转型,或主动或被动

记者:改革开放至今已经四十年,回望改革开放这些年给文化领域带来的变化,您有哪些深切体会?

刘和平:中国历史上经历过几次文化转型,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中,我个人认为,文化转型速度最快,成就最高,变化最大的40年。

长期以来中华民族是以农耕文明为主。改革开放的40年,正是中华文明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急剧转型的40年。

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被西方的工业文明强行敲开了大门,突然发现,我们曾经领先于世界几千年的文化落后了。为此,文化界思想界或主动或被动地一直在寻求转型、进步,不论在清朝末年,还是民国,包括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一直在进行探索。

记者:您个人是如何应对这一时期的创作转型的?

刘和平:改革开放后,一切都变了。我以前在戏曲剧团作编剧,后来到艺术研究所任所长,一直从事舞台剧创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短短几年时间内,电视机大量普及,剧团的演出就没人看了。

戏曲在中华大地上流行了上千年,那时候全国至少还有五百多个剧种,其中还有三四百个剧种仍在进行演出。排一部戏能连演一两个月,全场满座的情形并不少见。但是,突然之间没有人来看戏了,因为家家户户都去看电视剧了。

任何一种文艺载体,都是文化形态背景下的产物。今天的戏曲想要恢复以前的功能和社会效应,是不太可能的。必须面对的现实就是,我们已经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从家族文化向社区文化转型。

我当时也可以拿着比较高的工资,悠闲地生活。但是我知道,我的创作已经满足不了广大受众的需求。我感觉到文化大转型的时代到了,我比较自觉地放弃了原来的公职、工资和待遇,投身到电视剧创作中来。

剧作家刘和平:文艺是服务大众的,要担起社会责任

文艺创作生态需要净化,文艺创作者应时刻保持清醒

记者:您顺应时代之变,但同时也固守自己的精神追求。请具体讲讲哪些方面您拒绝改变?

刘和平:不变的是自己的创作态度和创作追求。

这么多年来,拿再多的钱,要我按照他们的要求搞创作,我从来不答应。10年前、20年前就是这样。

有人出巨资,只要我挂个名就行。我砸不起我的牌子,我不能晚节不保。这些钱,给多少我都坚决拒绝。

我始终认为,文艺创作应该是面向大众、服务大众的。所以我不太认可有的创作者说,自己的东西就是写给自己看,或者在小圈子里流传,你们看不看得懂是你们的事。写日记可以这样,但是一旦要写给人看,用于大众传播,那就是大众的。

既然是一种大众文化,就必然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因为面对的是公众,它会产生社会影响,有引导作用。

现在全国可能有十万人在从事编剧工作。客观地讲,这支队伍良莠不齐,创作水平高低有别。不错,制作公司、电视台都在生产剧目,这些剧目要人来写,市场选择时一般会找有过成熟创作经验的编剧。而有些编剧有一点儿名气,就来者不拒,一年10部8部地接戏,自己完成不了,就找“枪手”来写,这种作品的质量可想而知。

所以我以编剧工作委员会会长的身份对会员说,你们要珍惜用于创作的笔、珍爱自己的名声,要对创作和受众心怀敬畏。那些为了挣快钱“开快车”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满意,受众当然也不会买账。不负责任的写作既对不起观众也对不起文字,经不起时间检验,必然会被淘汰。

我能做的就是,有很多人想加入我们编剧工作委员会,但我们始终坚持着入会高标准,门槛不降。不是说你缴纳了会费我就吸收你做会员。我们协会在全国只有500多人,每年还清退一批。比如出现抄袭剽窃的,我们及时清退,以肃行业风气。

剧作家刘和平:文艺是服务大众的,要担起社会责任

记者:您对当前文艺界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一些讨论和热点是怎么看待的?

刘和平:发展快有发展快的好处,同时也会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产能过剩。产能过剩不光是在工业生产领域,在文化生产中也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

很多观众不满意,说烂戏成堆。有人解释说是因为市场需要,但是市场是否真需要?我看也未必。就我们知道的,每一年上星卫视和网站播放的电视剧有2万集。一个人一个晚上看2集,如果一部片子50集,一年一个人最多看20部戏。可是我们现在每年生产出来的剧集多得根本就不可能播完,我们哪需要这么多电视剧。这是典型的产能过剩。

每个人都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今天大家口中的娱乐圈,在改革开放中获得的利益是巨大的。我有时候对比自己的童年和青年时代,生活非常艰苦,曾经饥寒交迫,但我始终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精神贵族。只要有书读,哪怕饿着肚子,还是精神贵族。今天我们不能物质越来越丰富,在精神上却越来越贫瘠。

直面行业问题,是为了更好地找到解决之法,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一方面,我们不能纯粹以收视率决定一部作品的好坏。另一方面,由于过于注重收视率,产生了连锁效应:为了获得高收视率,不惜通过买卖手段。这一现象正在严重影响我们的创作生态。对于那些认真努力创作的人来讲,是极大的不公。你费再大的心思去认真努力地创作,只要你不买他的收视率,就会被那些买收视率的烂戏挤到后面。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会对业界生态产生极大的危害。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改革开放40年成就伟大,有些人却在丰裕的物质面前逐渐迷失。那些为国家默默奉献不计回报的科学家、大国工匠们,风云流转,不管社会怎么变,思潮怎么变,他们初心不改,方得始终。而反观我们这个群体,是不是应该静下心来想想,将自己为社会做出的奉献与个人所得相比,还有必要那么浮躁、那么焦虑吗?希望那些曾经激励我们正道直行的精神,今天依然是社会的主流。

现实主义创作既要防止商业化的虚无主义,也要防止政绩化的实用主义

记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身为文艺工作者,可以有怎样的作为?

刘和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中华文化繁荣兴盛。这是我们文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