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社会 > 正文

起底“最美通缉犯”:昔日班花用社交软件诱人上钩

2018-12-05 07:59 来源: 编辑:

核心提示

原标题:起底“最美通缉犯”:昔日班花用社交软件诱人上钩 石爱华 金贻龙/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 卿

起底“最美通缉犯”:昔日班花用社交软件诱人上钩

卿晨璟靓的通缉令

原标题:起底“最美通缉犯”:昔日班花用社交软件诱人上钩

石爱华金贻龙/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

广元大东英才学校2013级一名男生还记得,初一第一学期结束时,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转学走了,她的名字很有辨识度,5年后,他在警方通缉令上再次见到“卿晨璟靓”这个名字时,一下就认出了她。

2018年10月,四川绵阳市公安局城北分局破获了以犯罪嫌疑人卢兴波为首的“酒托”诈骗犯罪团伙,11月20日警方在网上公开了涉案在逃人员信息。其中,女孩卿晨璟靓因为颜值高被网友戏称为“最美通缉犯”,一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也在网络流传开来。

北青深一度在绵阳当地,通过采访卿晨璟靓昔日的同学、老师,以及酒托案的受害者,还原了这个漂亮女孩从“班花”到“酒托”的人生弯道。

起底“最美通缉犯”:昔日班花用社交软件诱人上钩

酒托团伙曾经的作案场所

辍学的“班花”

学生时代,卿晨璟靓起点并不低。

大东英才是广元市一所寄宿制民办中学,成立14年来,每年中考成绩和升学率均是广元市第一名。据该校老师透露,卿晨璟靓从绵阳的小学直接考入大东英才,成绩中游水平,按照历年中考成绩,如果她能一直保持,考个重点高中应该没有问题。

与大部分同学不同,卿晨璟靓是一名走读学生,寄住在广元市的亲戚家。该校政教处一位老师介绍,在五六年前,学校门口会有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卿晨璟靓因为走读的原因可能认识其中的一些人,她的家人因为担心她与这些人交朋友,曾多次到学校门口接她放学。

因为相貌出众,卿晨璟靓在校时就倍受关注。一位在大东英才与他同班的男生回忆,卿晨璟靓是班上公认的最漂亮的女生,她性格开朗,和大家相处的都不错。只是行为习惯上不像其他孩子那么听话,有点社会气。政教处一位老师曾多次找卿晨璟靓谈话,原因都是类似于上课说话,搞小动作的事情。

“倒也没有大的问题。”这位老师记得,卿晨璟靓比较好沟通,校方称第一学期结束之后,是卿晨璟靓和家长主动提出因不适应该校学习而转学的。该老师推测,或许家长认为转学到绵阳,更方便日常管理。

卿晨璟靓最先转学去了绵阳四中,该校政教处老师称卿晨璟靓的班主任已调走,自己对该生并无太深印象,只听说是个很聪明的娃娃,在绵阳四中的时间也不是很长,随后转学。

绵阳三中马老师记得,卿晨璟靓是在初一的第九周和第十周左右转到了绵阳三中自己的班上,当时卿晨璟靓总是上课时拿着眉笔、睫毛膏化妆,不喜欢学习,偶尔缺课。在绵阳三中与卿晨璟靓同班的一位同学记得,卿晨璟靓在三中的那段时间偶尔不来上课,社会上认识的朋友比较多,“有点小太妹的感觉”。该同学认为,卿晨璟靓是被社会上那些年龄较大的人错误引导才会选择辍学。

绵阳三中校长介绍,凡是转入三中的学生都需要有一个月的考察期,卿晨璟靓当时未正式转入绵阳三中,只算借读,未满一个月的考察期她自己就不再来上课了。对于不来上课的原因,学校并未继续追问。

一位李姓的同学记得,卿晨璟靓在退学之前,还曾到班上和同学告别。据他了解,此后卿晨璟靓便再没有读书,他和朋友曾劝过她继续念书,对方表示没有意思。此后,卿晨璟靓偶尔到学校门口来找关系好的朋友,但已经成了“社会青年”。

卿晨璟靓像是过客一样,鲜有同学和老师了解她步入社会的情况。一位近年来与她共事的同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卿晨璟靓曾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她爱美,在工作期间也很合群,今年六七月份卿晨璟靓提出辞职,据说是要和男友去外地。

就在两三个月前,李姓同学曾在绵阳新华巷附近的一个酒吧偶遇卿晨璟靓,“看她打扮很时尚,说没有在工作”。那次见面,他和卿晨璟靓喝了两杯,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当时不确定她是不是在做酒托,但和我们同学之间从不搞那些”。

起底“最美通缉犯”:昔日班花用社交软件诱人上钩

卿晨璟靓的母校之一大东英才学校

“最美”酒托

11月底,绵阳警方发布7名在逃酒托的通缉令。其中,19岁的卿晨璟靓因为颜值高被称为“最美酒托”,网友对卿晨璟靓的关注,甚至超出了酒托案本身。

漂亮恰恰是做酒托的有利条件之一。“其实她们的手法没什么高明,有一定警觉性的人都会察觉,当然,出于美貌甘愿受骗的人就没办法了。”绵阳当地人吴刚称,自己的一位朋友曾接触过卿晨璟靓,险些被骗去茶楼。

大约半年前,吴刚的朋友在社交软件上与一个女孩成为好友,在网上两人聊天愉快,抱着交朋友的心态,两人相约晚上六点去一家饭店吃饭。由于心存疑虑,朋友带上吴刚一起与女孩见面,吴刚记得,那个女孩正是通缉令上的卿晨璟靓,到达约定的餐厅门口后,女方提议先去700米外的茶楼喝茶。

吴刚和朋友此前也听说过酒托,感觉情况不对后,二人假借肚子饿要去吃饭为名脱身。此后,吴刚曾在自家的小区里遇到过一次卿晨璟靓,“感觉她在等人”。

利用社交软件约人是酒托惯用的方法,绵阳警方在发布的公告里也提到,受害者在报案时需携带聊天记录等凭证。

林风在绵阳1958社区附近的健身房工作,这里曾是卿晨璟靓所在酒托团伙的活动地点之一。林风坦言,身边很多单身男孩都用社交软件结识朋友,“有些人为了交女友,有的就为了玩一玩”。

“约吗?”4、5个月前,一个女孩通过微信“附近的人”申请添加林风为好友,对方头像是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孩,林风通过了好友验证。

“我们俩聊的挺暧昧的。”林风坦言自己是抱着“发生关系”的企图跟女孩出来见面的,与他见面的女孩并非通缉令上公布的酒托,见面后,女孩主动提出,要去1958社区的一座茶楼聊天,茶楼的名字与这次绵阳警方通报的茶楼一样。林风记得,自己的一位健身客人就是在这家茶楼与网友见面,喝了一次茶就消费了上千元。林风拒绝上茶楼,女孩便转身离开了。

一位曾经的酒吧从业者透露,一些酒吧会与酒托合作,按照消费金额进行提成,酒托可以拿到消费金额的10%-30%不等。

“亲密”的团伙